lof废弃,非常偶尔上来一下。
好久不写东西,手感大不如前。
(虽然以前也不怎么样就是了)
自娱自乐。

请各位品一品封面我桃这双好腿

翻相册翻出来的,好像是终极里的哪一篇

【Chris水仙】太阳风暴

【就是个脑洞,没有逻辑,可能ooc】
【科蒂斯×梅斯×约翰尼】
【雪国列车×太阳浩劫×神奇四侠】

梅斯和小火两人是同一批被招募的NASA成员。他俩约定将来一起上太空,你开飞机我修船。
后来小火搞事被开除,梅斯觉得小火并不珍惜两人的约定,一度与小火绝交,不过最后两人还是重归于好。
小火和未来F4的其他成员前往太空观测太阳风暴。这场提前降临的太阳风暴不仅意外导致了F4的诞生,同时还预示着太阳浩劫的到来。
里德提出太阳浩劫拯救计划,梅斯被选中作为第二批备用人员,在被派遣的第一批宇航员失联了近半年后,里德决定采用备用人员再试一次。小火为梅斯终于成功上太空高兴,约定等下次回来后要和他一起开F4飞机上天,到时候要给他一个惊喜。
然而众所周知,梅斯没能回来。一直等着梅斯消息的小火在天空重新放晴后激动地跟里德说他要借飞机,然后里德告诉了小火梅斯全队牺牲的事。
但事情到这并没有结束。在短暂的放晴后,地球彻底被黑暗笼罩。
拯救计划失败了。由于失去了来自太阳的热量,地球迅速进入冰河期,日渐增厚的冰层和枯竭的能源也无法再支持里德的计划。这时,杜牧站了出来,声称他发明出了永动机,制造出了一列可以抵御严冬的火车,但席位并不是免费的。
F4上了杜牧造的火车,他们被分到了上等车厢。【TBC】

后续还没想出来……

一个佩盾的ABO脑洞

【这世界哪有什么强者欺凌弱者,只有弱者挥刀向更弱者。】

偶然看到这句话后开的脑洞。

假设,把盾佩二人放到一个Alpha至上主义的ABO世界里会怎么样?

以下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私设,并没有大纲和剧情:

即使是处于社会底层的beta之间,也存在着根深蒂固的alpha至高论观念,与alpha越接近的beta越受尊敬。至于omega?她们只是生育机器而已,对待精密机器需要保养和小心操作,但机器怎么想,跟人有什么关系?

Steve注射血清后,变成了一个没有信息素的alpha,而Peggy还是beta。

Steve与以前除了阶级以外并无不同,但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Peggy比一个与她搭档的alpha特工完成了更多的任务,但被认为是alpha特工的功劳。

【实际上,我就是想借双Beta设定开佩盾车🐱】

迷之脑洞

就是突然想起来的。

勇度爸爸的能力不就是桃在《Push》里的技能的升级版吗。

我设想的神兽锤哥脖子毛大概就像这样

#汝星辰指引之地,便是吾雷霆降临之处 ​​​

好早以前看的这个游戏的视频,当时突然想到了这一句话,就想写个锤盾的AU。可惜文力不足,写不出来感觉,就只写出了个简单的世界观设定和小片段。希望能有太太看上这个脑洞😢

《beauty and beast》

【食人的大舅AU】

神兽Thor×祭品&铲屎官Steve

世界观和一点剧情:

劳非是类似阿努比斯那种长相的狼头人(根据游戏画面猜测的),奥丁一族是狮鹫

那场上古大战劳非赢了,他们最终成为了神兽一族,而战败的奥丁一族当时近乎全灭,残留的族人也被劳非族人逼迫签订契约成为劳非的奴仆。
多年过去,劳非发现远冬之匣的能量正在逐渐减少,而人类的灵魂可以补充它的能量。所以劳非假借即将有灾难来袭的借口向人类索要献祭。奥丁一族则负责将祭品带回神山。

Steve是被选中的祭品之一,他自愿为了正义(被骗了)去献祭自己。但在负责带回他的Thor被闪电击中后与他双双坠入深渊时,他的命运发生了转折。

每个选中做祭品的人都会被祭司赐福,赐福实际上是在献祭仪式上吞下来自劳非一族的小冰晶。这会使他的身体更加强壮,灵魂能量更加充沛,更容易与远冬之匣融合。在坠入深渊后,强壮的身体给Steve寻找逃跑路线及照顾受伤昏迷的Thor带来了不少便利,但突然变得强壮的Steve并不适应……【TBC】

小片段:

这座屋子的大门已经被从屋顶掉下的坍塌的碎石堵死了,没有可供Thor出来的出口,Steve也只能从墙下的一个小洞里爬出来。

洞口不大,Steve爬的相当艰难,手臂和膝盖不可避免地被粗糙的砾石擦伤。尽管伤口转瞬即愈,但他还是有些想念自己曾经的瘦小身体。

钻出墙洞,Steve终于看到了被人们传颂的神山风光。他已经在黑暗的深渊和错综复杂的隧道密室中摸索寻找了五六天,只能依靠不知哪来的星火和Thor发光的断角勉强视物。又能站在阳光下了,Steve看着神山的美景,不由地出了神。

Steve发了好一会呆,总算想起了被困在屋子里的Thor。他转身呼喊Thor的名字,Thor却没有回应。正当Steve着急的时候,他看见有几块小碎石从高处滚落下来。抬头一望,Thor正蹲在屋顶低头看他。发现Steve的视线后,Thor矫健地一跃而下,勉强抬起的那边翅膀微微展开,Steve被完全罩在了Thor庞大的影子里面。

Thor安全着陆,收起翅膀,盯着Steve发出一阵短促的鸣音,等待Steve的夸奖。拍了拍Thor的腿以示安抚,Steve打算前往查探一下不远处一个形似祭坛的建筑。但在Steve面前,有一条略宽的裂缝分开了两边的山体,看起来像一只深不见底的狭长眼睛。Steve向Thor寻求帮助,但Thor好像在生闷气,并没有回应Steve的请求。

Steve有些不知所措,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尝试一下自己能否跳过去,毕竟在这短短几天的冒险中,这个被强化的躯体已经给了他太多惊喜。而且这个裂缝并不算太宽,他在隧道里已经跳过了不少裂缝,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这条裂缝他是完全可以跳过去的。

但是,Steve对这具强壮身体的操控还不甚熟练,起跳力度不够,不仅没能跃过裂缝,反而直直地掉了下去。他徒劳地试图用手抠进山壁,以求能减速抓住山壁上伸出的那棵细歪脖子树。

一条尾巴把他卷了上来。Thor蹲坐在裂缝的边上,垂首用不赞同的眼神望着紧抱着他尾巴的Steve。

Thor带着Steve跳过了那条裂缝。

Steve还没来得及夸Thor几句,就猝不及防地被Thor甩到了地上,好在强化后他不像以前那么脆弱,并没受伤。他倒没生气,随便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来,走到了不知为何蹲在祭坛前不动的Thor前面。突然,有几滴人头大的水珠就砸到了Steve头上。

Steve浑身湿透,被砸得有点懵。

Steve还在疑惑这局部特大暴雨是从哪来的,Thor就猛然跳起,跃进了祭坛的围栏,只留下Steve满脸疑惑的看着他。

后爪刚着地,Thor又转身跃回围栏上端,蹲在围栏上向着Steve悠长地鸣叫了一声,跃出围栏,示意Steve爬到自己身上来。Steve抓着Thor的腿上的翎羽向上爬,准备爬到Thor的背上,结果刚爬到大腿根Thor就一跃而起。

在巨大的风声中,Steve把脸埋进了Thor胸部厚厚的温暖绒毛里……【TBC】

一个没啥用的零碎设定:Thor脖子上的颈羽长到Steve能藏在里面

Loki是奥丁从劳非那掳来的,然后将他变成了狮鹫。劳非一直没发现Loki,他从小被当作奴仆对待。偶然Loki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对两方都还怀有仇恨。所以他筹划把两族全都干掉,远冬之匣能量减少是他干的,Thor被雷劈也是因为被当做Loki实验魔法武器的实验品。

我预想的后续剧情发展就是就是基神搞事成功,他和Thor都成了独苗苗,毕竟这个游戏原名叫最后(重音)的守护者嘛😏

最近整个人丧得不行,感觉每天都被各种坏消息淹没,干什么都没精神,整天没事胡思乱想,一干正事就感觉大脑被掏空,又穷又无聊,整个人都废掉了。😢
我明明以前是个日天日地狂到不行的脑残乐天派的啊。

半夜不睡觉胡思乱想

这么说吧,我以前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想。

如果人不能依靠诚实,信任,善良这些美好的道德品质,也不能信任法律和权威,那人还能相信什么呢。

在一个认为有良好的道德品质是正确的事的社会,为什么会普遍认为做一个好人,一个老实人,一个有道德有道义的人,是一件会吃亏的,不正常的事情呢?
——人们认为善良正确,但不正常,为什么?

但比起这些疑问,更让我悚然的是,我在思考,却发现我暗自认同他们的想法。

【黑泥】关于我

(半夜三更就是容易让人陷入没用的多愁善感)
我感觉我越来越麻木迟钝,思想浅薄到了令我以前不敢想的境地。我越来越容易被浅薄外露的感情打动,却没精力和意愿去体会含蓄深邃的思想。我以前常常自诩聪颖,而如今则日渐感到自己的无知和庸常。
希求改变,却发现这些东西早已扎根,只是我迟钝到把麻木当作成熟,如今才发现它们的流毒,可思维已经形成惯性,顺从和沉默已经是刻在我骨子里的东西,遇事不平不思抗争只想逃避。
最近看到我以前所鄙夷的思维和想法,却发现自己在心里默默赞同,在看到评论后才猛然想起自己曾经唾弃这种想法。仿佛是自己背叛了自己,我变成了我曾鄙视的人,或者可以说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只不过到现在才意识到这种思维的错误。
可我也不是完全的麻木,我还有自己无谓的一点坚持,但有时会发现我自己都觉得这份坚持是异常的,这更加深了我的迷茫。人是本来就这么矛盾的吗?
还有,我在想,在自己人生经历浅薄到没有的情况下谈自己的思想如何如何,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件浅薄无知的事呢?